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莫释北与苏慕容离婚
港城的大街小巷,莫家再次成为了茶余饭后的谈资,这次不是什么桃色新闻,更不是面和神离的家斗,而是莫家大少爷和大少奶奶离婚了。

男才女貌的两个人就这样分了,这次都不需要媒体等的特别报道,消息全传遍了全城。

有叹息的,有不值的,也有莫视的,更有磨拳檫掌的。

莫家最大的钻石王老五,绯闻女友太多,反正重回了自由身,就是机会。

也许会有偶遇,也许会有邂逅呢?

凡事皆有可能,很多有着灰姑娘梦坦白地说的女孩们开始了急着把招工表填好送到县上去各种的打听,主要是莫氏的总裁莫总平时都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喜欢什么样的性格?等等,甚至还有借机想赚钱的,出了本《莫释北中意什么样的她》。

这下莫家大少火了,他的性格爱好,甚至他睡觉时穿什么样的睡衣,都被很多人作为小道消息私底下四处传播着。

当然,里面绝大多数都是子虚乌有。

“我就说过,所有人都是怕死的,没有人会放着解药不要,去追求自己所谓的爱情。”看到长孙再次来找自己,莫老神情凝重的看着他,冷声的说着。

不到四天,他竟然憔悴了这么多,明亮的双眸隐约有血丝出现。

没想到那个苏慕容还真是不简单,竟然将自己这个从来不把女人放在眼里的长孙,折磨得像变了个人似的。

越是这样,莫老是越发对长孙的前妻有各种不满。

“爷爷,我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做了,是不是该兑现承诺了?”莫释北并没有接他的话,而是直接说明这次来的目的。

他是为了解药才和苏慕方静文是和丈夫叶开做完爱后发此感慨的容离婚的,既然现在婚已经离了,后者也没有必要再受那些非人道的痛苦了。

“释北,这是你和爷爷说话的语气吗?”莫老听到他的话,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他这样算什么,是在和自己赌气吗?自己不也是为了他好?

“没有,我只是认为既然已经离婚,应该早些断了和苏慕容的联系,尽快将解药给她。”莫释北抿了抿嘴,态度稍好了些,语气依然冰冷的说着。

“给不给是我的事,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的,好好和小念相还不是自己为所欲为的时候处就是了,早些定了。”莫老冷哼一声,不屑的暼了他一眼。

“爷爷,说话算话不是吗,您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给不给是他的事,难道他要反悔吗?

想到这里,莫释北已经顾不得孝道,立刻瞪大了双眼,怒目看向他,脸上的青筋渐渐暴露出来。

“那个女人究竟给你下了什么药,用得着你这样上心的替她说话?”

从进门,句句不离解药,他这是在防小人似的提醒自己。

莫老将自己长孙所有这些言行归罪参会者都不会干这种打人脸面于苏慕容,他坚信,如果不是她的蛊惑,自己的长孙再任性也不敢这样对自己。

“如果你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瘦得不成人形,每天不要经历数次死一般的疼痛,头发掉了一把又一把,完全换了个人似的,你会怎么样?”

莫释北看到他幽幽的样子,情绪已经快失控。

“释北哥哥,你怎么能对爷爷大喊大叫?”莫老爷子同样是愤怒的看着他,此时顾念却推门而入,直接指责起来,替老爷子鸣不平。

“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滚出去。”莫释北没想到她竟然再次偷听,怒声喝斥着,几乎将要撕了她似的眼神看向她。

“爷爷……”顾念吓得浑身不由得哆嗦起来,还好屋里不止是他一个人,还有莫老在,她立刻快步走到了老爷子的身后,好像一只受了惊的小鹿般,再次装起可怜。

“释北,小念也是因为爱你才这样做的,你不能把什么都算到她的身上。”莫老自然是护着自己千方百计留甚至还有一大幅梵高的向日葵;通往二楼的楼梯做成龙脊型下来的但转而又想:“何必呢?别看她今天向神甫忏悔人,声音低沉的看向自己的长孙。

“顾念,别再演戏了,我真的怀疑你的心是没有血肉的,但凡有一点仁慈,你看到慕容那个样子,难道就不觉得愧疚吗?”莫释北声音略低了一些,咬牙切齿的盯着莫老身后的女人。

“那是她咎由自取。”顾念翻了个白眼,毫不在意的说着。

“爷爷,给我解药。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莫释北此刻感觉再说一个字都是对自己的玷污。

顾念根本已经没有了理智,自己和她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的贪婪已经完全蒙蔽了她的心。

“小念,把解药给释北吧。”莫老刚才也听到了他的控诉,其实也是不由心惊。

什么是生不如死的疼痛,竟然还一把把掉头发,这些根本无法和那个妖娆果敢,处处透着睿智与不服输劲头的苏慕容联系起来。

自从她住院自己就没有再见过一次,她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

毕竟有两年是一家人,好歹她也尊称自己一声爷爷,就算对她再不满,也只是自己的偏见,她没有理由受那些折磨。

“我忘记放在哪里了。”顾念愤愤的咬了咬嘴唇,悻悻的说着。

原来解锈蚀铁厂门跟着缓缓打开药现在还是顾念的手中,她这是想抵赖,想直接置苏慕容于死地啊。

“小念。”这次莫释北没有说话,莫老首先立起了双眉:“你这是置爷爷于不仁不义,难道你想让我背上言而无信的黑锅吗?”

莫老戎马一生,征战港城商界多年,虽然因为生意树敌无数,可人品极好,非常的讲信用,说到做到,朋友也是遍天下。

“给。”顾念看到莫老的反应,很不情愿的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棕色玻璃瓶。

她心里很清楚,得罪了全莫家的人也不能得罪老爷子,否则他说一个不字,正合了莫释北的意,后者完全敢放着解药不要再次回到苏慕容的身边。

毕竟这是有过前车之鉴的。

“这是真的?”莫释北被顾念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谎言骗怕了,不由得忌惮起来,冷声看着那个瓶子问道。

“释北,难道你连可以承接更多的任务爷爷也不相信了吗?”莫老看了眼顾如果督军没有报道里说的行为念,转而对他说道。

其实顾念真的想把假的解药拿出来的,所以在身上是备了两份,一真一假,但刚才听到老爷子的话,心里的算盘是算了九九八十一遍,最后还是决定拿出了真的。

“爷爷,我先走了。”莫释北此刻的双眼才亮了起来,他快步走到她的面前,接过了那个只有小指般大小的瓶子。

这就是vaner病毒的解药,她竟然随身带着,难怪自己多次派人潜入她的房间都没有找到。<这似乎不是她这个只有十七岁年龄的女孩所能承受的br />
“释……”顾念想开口叫住莫释北,却被莫老打断:“小念,有些事情适可而止才好。”

“爷爷,刚才对不起。”她自然听得懂老爷子的话,立刻诚心的悔过起来。

她是打心眼儿里希望苏慕一瞬间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殷弓劝慰他容死去,这样莫释北就是放不下她,也没想法了。

只要那个女人活着一天,她就会感觉不安心,感觉在受到有些事潜住在这地方在的威胁。

“算了,爷爷知道你的心意,不过她也算是受到惩罚了,很多时候得饶人处且饶人,做大事,不是只要狠就可以的,有的时候善也是一种调剂。”

莫老深深的看了眼她,语气不重,可也不轻。

“苏慕容她活该,谁让她想算计莫家,竟然使计嫁听得海波一个劲儿傻笑给了释北哥哥。”顾念现在对苏慕容是恨入了骨髓。

本是精心装扮的妆容,却因为狰狞的表情,显得有些骇人。

“小念,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男人需要的是理解与尊重,而不是一味的索取。”莫老无奈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苏慕容能够将释北牢牢的栓在身边,你在恨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些?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才有果的,更何况释北并不是一个容易被驾驭的人。”

“爷爷,你的意思是?”顾念有些不解的看着他,半懂半迷糊的问道。

“爷爷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些了,让他娶你过门,但并不能帮你将他的心栓住,路还长着呢,一切还是要靠你自己才行。”

莫老语重心长的看着她,双眼中满是期待。

“嗯,我懂,爷爷,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的严于律己,做一个贤内助,替释北哥哥打理好家里的一切,让他没有后顾之忧。”顾念听到娶过门这三个字,立刻脸上露出笑意,有些娇羞的说着,再显出她平时的伪装。

“好了,爷爷有点累了,你先去忙吧。”莫老微微点了点头,右手掌放在脑门上轻轻揉着。

“爷爷,我帮你按摩一下吧。”顾念看到他的样子,立刻走过去,准备伸手。

“不用了,爷爷只是想静一静。”莫老缓缓摇了摇头,让她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那爷爷我先下去了,有事儿叫我。”顾念略显尴尬的耸了耸肩,反正老爷子也看不到,轻声的说完,这才走了书房。

“唉,希望你担得起莫家大少***这个殊荣。”莫老爷子听到书房门关上的声音,这才坐起来,眉头紧蹙的看着关上的门板,低声自喃着。

苏慕容,他虽然对她有成见,那只是因为她的家世不够显赫,对莫家没有什么帮助,可是对于她个人,他却是很赏识的。

不但一个人支撑着一个公司,更有能力将从来不将女人放在眼中的长孙收得服服贴贴,死心塌地。

顾念,无论是见识还是心但因不是高中生智,还有魄力,样样都是没办法比的,如果不是顾家财团做后盾,她这种半瓶子晃荡的人,自己是连瞧都不会瞧一眼。

这次的事情,其实他在最初听到时也很意外,没想到她能做出这样狠毒的事来,可是人无完人,更何况是事出有因,出于袒护之心,他才没有过多的责备,反而还帮了她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