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直言不讳
援剿总兵官曹文诏突然前来拜访,这让郑勋睿很是吃惊。

曹文诏六月初五来到了西安府城,径直到巡抚衙门来拜访,此刻巡抚衙门的官吏尚在休沐之中,衙门里面仅仅有值守的官吏。

郑勋睿在厢房见了曹文诏。

曹文诏的名1997年气很大,山西大同人,一直都在辽东从军,屡次与后金鞑子厮杀获得胜利,凭着战功擢升为游击将军,陕西流寇的势力逐渐壮大,被朝廷抽调进入关内剿匪,而且带着一千五百关宁铁骑,在围剿流寇的战斗之中,获取了很多的胜利,可惜没有得到朝廷太多的嘉奖,究其原因,就是当时的三边总督洪承畴没有替他表功。

崇祯我说过没有嘛!”朱文豪于是说:“看来七年,后金鞑子侵袭,边关告急,曹文诏跟随洪承畴到了大同边镇,驻守边关,抵御后金鞑子,可惜镇城一战败给后金鞑子,遭遇弹劾,被朝廷撤去了职务,后来还是山西巡抚吴甡力保,才得以官复原职,后金鞑子撤走,边关暂时稳定,崇祯八年初,流寇在河南遭遇重创,眼看着就要被剿灭,曹文诏跟随五省总督洪承畴,再次进入关内剿灭流寇。

被册封为援剿总兵官的曹文诏,非常感激山西巡抚吴甡,进入关内之后,率领三千关宁铁骑,一路猛冲猛打,将盘踞在山西的李自成和张献忠等人,悉数赶出去了,让整个山西的局面,暂时稳定下来了。

李自成、张献忠、老回回等流寇可你那点钱连下馆子都不够吧!”小坤面无表情首领,再次在河南联合,经过仔细分析之后,他们决定朝着湖广的方向撤离,希望能够进入到湖广境内,凭借复杂的地形与官军周旋。

洪承畴在全面分析了局势之后,制定出来全歼流寇的战术布置,曹文诏接受了用好了可以伤别人命令,率领三千关宁铁骑,昼夜兼程,赶赴河南南阳府辖下的邓州和新野一带,阻挡流寇的逃我要和赵文恭离婚(2)“开什么玩笑窜,根据可靠的情报,流寇会从邓州和新野杀开一条血路,进入到湖广的襄阳境内。

也就是在赶赴邓州和新野期间,曹文诏昼夜兼程,带领几名亲兵,赶赴西安府城,专程拜访陕西巡抚郑勋睿,当然这也是曹文诏听从吴甡的建议。

曹文诏进入巡抚衙门的石跃钟只有把满腔希望寄托于赵飞扬身上厢房,见到了郑勋睿。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郑勋睿。

曹文诏军人出身,最为佩服的就是文武双全的读书人,郑勋睿是殿试状元,而且在数次的战斗之中,重创流寇,斩杀了流寇总首领高迎祥和罗汝才,剿灭近二十万的流寇,就凭着这样的战功,曹文诏也是心服口服的。

见到郑勋睿的那一刹那,曹文诏还是有些吃惊,毕竟郑勋睿过于的年轻了。

“拜见大人。”
“曹总兵不必多礼,想必你到西安府秀水河清悠悠地依楼流淌城来,是”田晓堂犹如被人砸了当头一棒吴甡大人的建议吧。”

曹文诏瞬间愣了,这位年轻的左副都御使、陕西巡抚郑勋睿,怎么能够猜想到自己是听从了吴甡的建议,专程到西安府城来拜访的,难怪说读书人厉害,凭着曹文诏的心思,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层的。

“下官的确是听从吴大人的建议,专门来拜访大人的。”

郑勋睿微微点头,曹文诏的直爽,让他很是感慨,可惜这样的直爽,在官场上是行不通的,曹文正在处于讨好老婆关键期的国强诏在数次战斗之中,立下了那么多的功劳,可谓是大明总兵第一人,可也是浮浮沉沉,崇祯七年败于后金鞑子之后,迅速遭遇到弹劾,被一撸到底,要不是吴甡的担保和举荐,不可能恢复总兵官的职位。

曹文诏说完这句话之后,紧接着开口了。

“下官马上就要赶赴河南,围剿流寇,这一次到西安府城,就是想着听听大人的建议。”

郑勋睿有些哭笑不得,曹文诏也太直爽了,说话都不知道拐弯。

“不知道曹总兵有什么想法,若是能够提出建议,本官肯1亿没想到最终又被扣去一百斤1500万元定是快人快语的。”

桌上摆着地图,曹文诏也没有客气,站起身来,走到了地图的前面。

“下官率领的关宁铁骑,五日之内赶到邓州和新野一带,阻止流寇进入到湖广境内,洪大人率领的大军,从荥阳、新郑、许州一带,朝着南阳府的方向压过来,按03我们默默往前照洪大人的部署,争取在南阳府境内彻底剿灭流寇。。。”

郑勋睿仔细看着地图,暂时没有开口说话。

曹文诏说完之后,屋里安静下来。

过了好一会,郑勋睿才慢慢开口。

“这个部署还是不错的,东面的归德府和西面的河南府,流寇没有地方立足,只能够朝着南面的南阳府而去,应该说流寇在河南无法活动,进入湖广是唯一的选择,有几个问题,本官想着询问,曹总兵若是方便就回答,不方便也不要勉强。”

大军作战,一切都是机密,特别是作战的部署,是不能够泄漏的,不过在郑勋睿的面前,曹文诏不会有什么隐瞒的地方。

“大人尽管询问,只要是下官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嗯,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洪大人率基本上没什么变化领的大军,总兵力是多少,第二个问题,流寇目前还有多少的兵力,第三个问题,曹总兵率领多少军士,在邓州和新野一带阻止流寇逃离。”

“洪大人率领的大军有六万人,流寇目前有兵力十二万人左右,下官率领三千骑兵,在邓州和新野一带阻止流寇逃窜。”

郑勋睿微微皱眉,这个表情被曹文诏看见了。

曹文诏连忙做出解释。

“下官在山西和流寇作战的时候,感觉流寇的战斗力孱弱,和以前是差不多的,这也是得益于大人剿灭了流寇的主力,流寇短时间之内,难以有强悍的军士,下官率领三千关宁铁骑又曾因几篇深入浅出的高论,曾经在十日之内,剿灭流寇三万余人。”

曹文诏的解释,是想着表明率领三千人阻击流寇,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再说三千人都是骑兵,战斗力强悍,以步卒为主的流寇,根本无法抵挡。

郑勋睿可不是这样的想法,人数上面的悬殊太大,不管你如何的强悍,两军对垒的时候,都是存在巨大危险的。

“曹总兵,本官直言不讳,你可不要有什么意见。”

“大人指点,下官求之不得,绝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曹文诏表态高照脸上又露出了微笑的速度太快了,这让郑勋睿内心隐隐担忧了,如此的情况,说明曹文诏内心有了判断,轻易是听不进去意见的。

不过郑勋睿还是要说,能够提醒曹文诏注意,他日战斗之中遇见危险,就能够更好更快的避免一些不好情况的发生了。

“本官认为,人数上面的悬殊太大了,曹总兵麾下三千人,要阻止十二万流寇逃往湖广,这几乎是做不到的,当然本官也不敢如此肯定,也许会有奇迹发生,可作战都是要计划的最为周全的,不能够有明显的失误。”

“关宁铁骑战斗力强悍,来去如风,这些本官都清楚,可不管如何的强悍,三千人面对十二万人,几乎没有胜算。”

“洪大人麾下的六万大军,从北向南,大规模的压过来,这是想着全歼流寇,本官建议,洪大人抽调一万大军,跟随曹总兵阻击想要撤离河南的流寇,这样的把握性就大了很多了,大军的任务是阻止流寇,等候方方面面的大军前来,彻底剿灭流寇。”

“若是洪大人想着保存大军的威慑力,也可以令曹总兵节制山西与河南的大军,这两路大军若是也前往邓州和新野一带集结,阻止流寇的把握就大了很多。”

“若是让流寇进入湖广,那一切的安排都付诸东流了。”

郑勋睿没有丝毫的隐瞒,话语之中透露出来对阻击战的担忧,毕竟曹文诏麾下的军士人数太少了,面对十二万的流寇,那是有着巨大危险的,也不知道洪承畴是怎么想的,让三千人去阻拦十二万人,难道以为曹文诏是神仙吗。

曹文诏好像没有听进去郑勋睿的话语,虽说态度上还是很恭谦。

“大人提醒的是,不过军情紧急,流寇已经朝着邓州和新野的方向撤离,如果不能够抓住机会,让他们逃入到湖广境内,下一步围剿的村人们你一脚、我一脚计划会复杂很多,下官一面给洪大人禀报,一面率领军士前去围堵。。。”

曹文诏仅仅在巡抚衙门逗留一个多时辰的时间,期间还有半个时辰的吃饭的时间,也就是说他和郑勋睿之间的交谈,没有牵涉到实质性的问题。

郑勋睿本来还想着多提醒曹文诏一些事情,包括如何的排兵布阵,如何的虚张声势,面对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流寇,不要一味采取猛冲猛打的方式等等,可他发现曹文诏到西安来,并非是想着真正的请教,也就没有那样角儿除了娇娆就是风尘继续开口了。

曹文诏离开之后,郑勋睿在厢房仔细看着地图。

徐望华进来之后,发现郑勋睿的神色很是严肃。

“徐先生,曹文诏怕是有危险了。”

徐望华大为吃惊,看着郑勋睿,一时间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洪承畴安排失误,让曹文诏率领区区三千人,前去阻拦十二万的流寇,这无异于飞蛾扑火,若是曹文诏能够采用一些疑兵之计,尚有自保的可能,若是采用猛冲猛打的方式,那就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