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落井下石
崇祯十六年九月十五日,紫禁城,乾清宫,早朝。<你现在就去把小五子给我叫来br />
内阁首辅钱士只有鲁班升率领诸多的内阁大臣、六部尚书、侍郎,以及都察院左右都御使等人,早早就等候在乾清宫的外面,他们站在最前面,身后是京城三品以上的文武官员。

弹劾的奏折揣在钱士升的袖子里面,由内阁首辅出面弹劾,闻言这在大明朝廷还是第一次,内阁是需要处理都察院或者其余文武大臣弹劾奏折的地方,此番却由内阁首辅亲自出面弹劾,看来这一次的弹劾非同一般。

辰时,朱由检准时出现在乾清宫,所不同的是,朱由检的身后跟随有司礼监大太监王承恩,司礼监太监、提督京营曹化淳,司礼监太监、内侍高起潜,司礼监太监、东厂提督王德化,司礼监太监庞天寿、杜勋等人。

司礼监太监参与早朝的格局早就形成,可如此整齐的阵形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跟随皇上直接到乾清宫的,比起在乾清宫外面等候的诸多文武大臣来说,待遇高了很多。

天启年间的司礼监大太监魏忠贤,曾经权倾工作相对轻松朝野,引发了朝廷的震动,现如今这样的格局,不禁让人再次想起了魏忠贤。

早朝开始,首先讨论的是粮食问题。

由于流寇入侵北直隶,占领了大名府,其势力已经侵入到河间府等地,导致漕运被迫中止,京城的粮食瞬间变得紧张起来了,京城内人口接近百万,一旦粮食供给不足,必将大乱,更加关键的是,山海关、宣府以及保定府等地的驻军。粮食也是必须要保证的。

至于说北直隶其他地方,内阁暂时没有考虑,或许认为这些地方不需要粮食。

这已经成为第一大问题。作为内阁首辅,钱士升不得不考虑。

讨论开始之后。争吵就出现了,一部分人认为漕运必须要恢复你可以为所有人忽视你的老婆,漕运总督府必须要保证漕粮的供给,漕粮的安全也应该由漕运总督府直接负责,这个观点很是幼稚,谁都知道漕运总督府被郑勋睿直接掌控,漕运总督曹驰就是郑勋睿的心腹,人家愿不愿意提供漕粮都说不清楚。你还要人家保证漕粮的席子放本以为安全,这岂不”海波气得浑身哆嗦起来是天大的笑话。

比较务实的观点是对粮食实施管制,同时在京城内找到诸多的士大夫募集粮食,要知道京城内不少的大户人家,存粮是不少的,若是能够募集到粮食,京城还是能够维持大半年以上时间的,至于说大半年之后怎么办,没有谁去想。

钱士升的观点自己当骗子是一流的是对粮食实施管制的措施,同时户部拿出来一定的银两。在京城购买粮食,保证供给,这个供给其实就是想跟你商量这件事的的主要对象。其一是朝中文武大臣,其二是宣府、山海关和保定府的大军,至于说寻常的百姓,根本没有考虑。

钱士升还提出来建议,给漕运总督府去函,要求他们不能够停止漕运,一旦北直隶的局势稳定下来,漕运立刻恢复。

钱士升的观点得到了绝大部分人的赞同,也有少部分人认为朝廷对待漕运总督府应该要强硬。不能够一味的示弱,不管北直隶遭遇到什么样的境况。漕运总督府都是要保证漕粮的调运,这样的观点不可能得到采纳和重视。

皇上一锤定音。采纳了钱士升的办法,命内阁票拟,司礼监起草圣旨。

其次讨论的是京城防御以及抵御流寇的事宜。

锦衣比如:阳光下的火堆卫和东厂搜集到的情报,表明流寇已经占据北直隶的大同府,且占据了真定府与河间府的部分地方,山西大同边军正在与流寇激战,大概是感觉到短时间之内难以击溃大同边军,流寇已经撤离大同,朝着北直隶真定府的方向而来。

情报对流寇总人数的统计为八十万人。

这个数字让人凉飕飕的,朝廷目前能够调集的大军,包括山海关、宣府、大同以及保定等地,总数不过三十万左右,其中保定府十五万人,山海关十万人,宣府三万人,大同三万人左右,这其中山海关、宣府和大同的军队是不能够调动的,他们负责的都是边关,唯一能够与流寇作战的就是驻扎在保定府的十五万大军。

十五万对阵八十万,这样的战斗不知道该如何的进行。

看上去就是没有希望的战斗。

抵御流寇战斗的讨论刚刚开始,内阁首辅钱士升就拿出来弹劾奏折,当场高声宣读了。

这是弹劾内阁次辅、兵部尚书杨嗣昌的奏折,弹劾奏折上面,几乎所有的内阁大臣都署名了,弹劾的罪行是非常严重的,那就是杨嗣昌暗地里勾结流寇,让李自成获取到了都督同知的敕封,杨嗣昌率领的朝廷大军,根本就没有想着抵御流寇,而是想着投降流寇,朝廷大军本应该进入山西剿灭流寇,如今却退到了保定府,让流寇轻易占据了大名府等地。皇上要严惩杨嗣昌,削去其一切官职,投入到大牢之中,派遣其他说得我心烦意乱人掌控大军,抵御流寇。

弹劾奏折写的有些长,钱士升念得声情并茂。

整个的乾清宫都是静悄悄的,只有钱士升的声音回荡。

朱由检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了,钱士升准备弹劾杨嗣昌的事宜,他早就知道,也专门委托司礼监太监、内侍高起潜与钱士升交谈,劝说钱士升不要弹劾,如此关键时候,杨嗣昌正率领朝廷大军抵御流寇,朝廷内部需要的是团结一心。

可惜事情没有朝着朱由检的意愿发展,钱士升在早朝的时候,公开弹劾杨嗣昌。

钱士升念完弹劾奏折之后,侯恂等内阁大臣也站出来,列举杨嗣昌的罪状。

文武大臣开始议论纷纷,总体的意见是要惩戒杨嗣昌,派遣其他人掌控大军。

就在众人议论的时候,司礼监大太监王承恩开口说话了。

太监说话的声音有些奇特,可以用娘娘腔来形容。

王承恩开口的时候,乾清宫内迅速安静下来。

王承恩不同意对杨嗣昌的弹劾,有关杨嗣昌勾结流寇的事宜,王承恩斥之无稽之谈,当初杨嗣昌建议招抚李自成,让流寇进攻陕西,这件事情与他王承恩有着莫大的关系,乃是他王承恩与杨嗣昌直接商议的,至于说李自成为什么掉转身进攻朝廷大军,则有可能是形势发生了变化,需要详细了解情况。

王承恩认为,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杨大人率领的大军正在保定府抵御流寇,且杨大人文武双全,朝廷之中暂时无人能够代替,撤回杨大人的举措,就是自毁长城。

王承恩还强调指出,朝廷处于多事之秋,此刻需要内部团结一致,共同渡过难关。

王承恩说完之后,高起潜也跟着开口了。

作为内侍,高起潜的身份也是不一般的,可以帮助皇上处理诸多的奏折。

高起潜开口,说及皇上敕封李自成的事宜,圣旨是他亲自起草的,并非是杨嗣昌做出的决定,杨嗣昌只不过是建议,锦衣卫和东厂侦查到的情报,流寇的确在潼关发动了进攻,此番流寇转头进攻朝廷大军,可能是在潼关遭遇到了惨败。

高起潜认为杨嗣昌率领大军撤离到保定府,进入正室那是部署的需要,绝非是退却,更不是勾结流寇的罪证。

在杨嗣昌的问题上面,司礼监与内阁产生了直接的对撞。

其实司礼监与内阁的矛盾由来已久,早在嘉靖和万历年间就表现我在海水里游了几个小时的很是突出了,天启年间,司礼监完全压制了内阁,崇祯初年,内阁完全压制了司礼监,现在司礼监慢慢开始抬头,得到了皇上充分的信任,不说完全压制内阁,至少与内阁分庭抗礼了。

司礼监与内阁之间的争议,最终还是需要皇上拍板。

其实王承恩开口为杨嗣昌辩护的时候,众人就知道最终结局如何了,王承恩时刻都跟随在皇上的身边,其开口说出来的话语,肯定是代表了皇上的意思,如今的情况之下,内阁已经没有办法与司礼监抗衡了。

内阁首辅钱士升,几个月之前就失去了皇上彻底的信任,特别是杨嗣昌出任内阁次辅之右派是坏人后,而此番钱士升不遗余力的弹劾,怕也是想除去内阁之中的阻碍。

朱由检终于开口了,这一次他非常的干脆,毫不留情的驳斥了钱士升的弹劾,认为杨嗣昌忠心耿耿,完全值得信任,此番的弹劾乃是亲者痛仇者尽快的举措,日后不要提及。

朱由检还当场宣布,敕封杨嗣昌为太子太师,率领朝廷大军抗击流寇。

朱由检开口的时候,钱士升一直都是低着头,本来想着反驳的他,没有开口,不知道内心在想些什么。

早朝结束之后,朝中的议论很快出现,此番的议论对钱士升很是不利,众人认为皇上已经开始完全信任司礼监以及内阁次辅杨嗣昌,排斥内阁首辅钱士升,或许不长时间之后,内阁首辅就要调整人选了。

杨嗣昌面临的局势,也是非常不利的,以十五万大军抵御近百万的流寇,想要获取胜利太困难,能够让流寇知难而退,回到山西与河南去就很不错了。

没有人认为杨嗣昌能够真正获取战斗的胜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