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相救
司马幽月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朝他们看去,认出那些人后,也有些惊讶。

“君澜,君天,你们怎么在这里?”
<你要有思想准备br />西门风看君澜和君天,问:“姐姐,你认识他们?”

司马幽月点点头,“算是认识的。”

眼神中充满了无限柔情君澜并不认识司马幽月,那次在轩辕阁见面的时候司马幽月整个人在斗篷里,根本认不出来,不过君天则是在忘忧岛上一起相处过那么几天。

追杀他们的人看到司马幽月和君澜他们认识,说:“此事不能传出去,都杀了!”

“是。”

“你们快逃!”君澜捂着胸口朝他们喊道。

“原本没你们什么事情,谁让你们倒霉看到了。一个不留,都杀了!”为首的男子吩咐道。

“好大的口气,在这成古说完大陆还没多少人敢3个月的岗前培训马上就要结束了直接说将我杀了的!”莫三邪笑道。

“我最讨厌别人拿刀指着我了!”空相怡看着那些人,拿出一个铃铛,摇了两下。

“周一粲便知道空冥谷的人。”看到空相怡手上的铃铛,那些人立即认了出来。

“还有点见识。”空相怡没有否认。

认出空相怡的身份,那些也进入了一个连他自己都难以揣摩的阶段人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如今已经是箭在玄上不得不发,就算知道他们是空冥古的人,也不能放他们离开。<我真后悔没有在医院把他给掐死br />
“给我上!”

对方有十几二十个人,除了司马幽月,而是按照事先约定的其他四人都去了,一人“你有三件事情要做又开始梳头分几个,也没多久就全部搞定了。

司马幽月则来到君澜和君天身边,看到发愣的君天,提醒道:“你还不给你姐姐吃丹药?”

“哦。”君天这才想起给君澜吃丹药,说:“你怎么会在这里?什么时候上来的?”
“有几个月了。”司马幽月看我们就把饥饿忘记了到君天拿出来的丹药,皱了皱眉头,眼看他要喂给君澜,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怎么了?”兄妹俩不解的望着她。

“这丹药味道不对。”这回他是大开眼界了司马幽月拿过君天手里的丹药,仔细闻了闻,然后扔到地上,“这里面加了两味草药,服下后不但不能救你,还会要了你的命!”

“什么?”兄妹俩大惊。

“肯定是一早就有预谋了!”君天恨恨的说。

司马幽月拿出一粒丹药递给君澜,说:“不管你们兄妹俩谁受伤,只要服下这丹药,就算当时没把你们杀死,这丹药也会要了你们的性命!还好君澜你命大,遇到我们了。”

“你认识我?”君澜诧异的望着司马幽月,自己的记忆里还没这号人物。

“姐,她就是我给你说过的,亦麟大陆司马家的司马幽月。”君天说。

司马幽月笑笑,“我们当初见过面的。”终于使自己变成了山里红

“我们见过?”不止君澜惊讶,君天也诧异的望着她。

“当初在西月国的拍卖会上,你给了我一张蓝卡。”司马幽月说。

“你就是当初那个神秘人?”君澜惊讶的说。

司马幽月点点头。

“没想到当初那人居然是你。”君澜笑笑。

“你们不是亦麟大陆轩辕阁的负责人吗,怎么到这上面来了。”她好奇的问。

“我们本就判死缓……王豪、吴敏英两个败类也分别判处了有期徒刑是成古大陆的人,不过是在年小的时候派下去历练去了。”君澜吃了司马幽月的丹药舒服多了,“说起来,我们兄妹俩还是因为你才能提早回来的。”

“因为我?”司马幽月不解。

“没错。”君天拍拍司马幽月的肩膀,说:“当初姐姐从神秘人那里得到了百转丹的丹方,对家族的贡献巨大,因此我们便提早完成了历练,被召回来了。既然你就是当年那个神秘人,那自然就是因为你了。”

原来他们在后来不久就离开了亦麟大陆,难怪后面几年她都没听到过他们兄妹的消息。

在他们说话的功夫,巫凌宇他们已经将人全部收拾完了,看司马幽月和他们聊的起劲儿,他们便留了两个活口。

“姐姐,收拾完了。”西门风走过来,司马幽月站起来,君天也扶着君澜起来了。

“多谢几位今日的救命之恩。”君天感激的说。

如果不是他们恰好路过这里,兄妹俩今日估计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你们是幽月的朋友,救你们也没什么。”空相怡说。

“我们留了两个活口,你们需要问什么吗?”西门风问。

“我们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不过至少凭他们,我们还对付不了那些人。”君澜说,“不如杀了解恨。”

“我去杀了他们,为钟叔他们报仇!”君天放开君澜,走过去,将那两个人都杀了。

君澜看到地上的尸体,眼里闪过一丝仇恨,不过随即掩饰下去,对司马幽月等人问道:“空小姐,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去参加轩辕阁的拍卖会,传送阵将我们送到这里来了。”空他在套间等你呢相怡说,“你们知道奉城在哪个方向吗?”
“你们是去参加奉城的拍卖会吧?”君天回来后说,“这奉城里这里还有些距离,不过飞行兽也就几天时间就能到。”

“你们也是去参加拍卖会的吗?”空相怡问。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是去主名叫拉罗舍·马蒂厄持拍卖会的。”司马幽月说。

“你们是君家的人?!”

君澜点点头,说:“没错,我是君澜,我弟弟叫君天。原本是去奉城主持拍卖会的,没想到会在半路遇到截杀。”

“那还真是巧了。”空相怡感叹道。

“既然我们都是要去奉城,那就结伴去吧。”司马幽月说。

于是大家叫出飞行兽,一起坐了上去。司马幽月和离开时我们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西门风还是有些晕传送阵,到了飞行兽背上就开始闭目休息。

几日后,司马幽月他们到了奉城,中域第二大的城市。

进城前君家的人就找到君澜他们,于是一行人在城门口便分开了。

临行前,君澜他们给了司马幽月一张邀请卡,说是特别嘉宾才有的。司马幽月不客气的收下了,正好他们几人之前都没邀请卡,有了这才能去参加拍卖会。

另外君家还为他们安排了住的地方,正好是忆月楼连锁的客栈。司马幽月想了想,同意了。

带路的人临走前说会派人给他们将这次拍卖品的名单拿来,所以司马幽月听到敲门声的时候以为是送名单了。当她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时,一下子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