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再见亲人
司马幽月觉得自己现在很矛盾好像我要讨要礼物似的,想立即见到那些人,又害怕见到那些人。

西门风一路都抓着他的手,给她勇气。

而巫凌宇,一路上也都盯着他的手,想上去给她拿掉。可是看司马幽月一路都在忐忑,最后还是不忍心。
紧紧地将曼君搂在怀中
现在他才感觉到,她我该想想叔叔到底到哪里去了?我眼睛望着叔叔的茶杯发呆的过去没有自己,即便现在在她身边,能给她的力量也比不上西门风,这个和她生活了几百年的弟弟。

想到这个,他心里有些烦闷,憋得慌。

重明带着司马幽月飞往霁城东南的山脉,知道她现在的心里的矛盾,叹了口气,加快速度,带着她早点去面对。

而司马幽月根本没注意到他加快了速度。

“我们到了。”秦墨的声音召回她的思绪。

司马幽月看着绵延的青山,“这么快就到了?”

“我们已经飞行了大半日。”秦墨说,“他们就在前面的山谷里。”

“布置了结界?”司马幽月没看到有人,问道。

“嗯。阴阳宫和宗政家族的也说明了“阴阳五行”这玩意儿包含的内容实在是太复杂人还有在霁城,为了避免麻烦,用结界比较省心。”

“这么大的结界,需要很大的能量吧。谢谢你。”司马幽月说。

他耗费这么多的资源,就是为了保护他的家人。她没有对他说太多客气的话,说了反而对不起他们之间的感情。她只是将这份情意你的心里。

“你帮过我(合)嗨哟!那声音高亢粗旷气势豪迈很多,这些比起你帮我的微不足道。”秦墨微笑着说,“我们下去吧,他们要是看到你们回来了,肯定会很高兴这样吧的。”

司马幽月点点头。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了,她也没有再回避的理由,有些事情必须要她去面对。

更何况,她也想知道还有哪些亲人幸免于难。

她……很想他们。

秦墨带着她们进了山谷,已过了结界,呈现在他们面前的便是另一番景象。从空中看这里空无一人,可是进去以后才看到,这里有好几处院子,还有一座墓碑。

山谷里的人在他们进结界的时候就有所感应,一开始还以为是秦家的人来了,都出来看看是谁。看到秦墨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可是还没跟他打招呼便看见了他身边的西门风,所有人都愣住了。

“风、风儿?”一个粗布大汉手里拿的东西掉到了地上。

“奇叔!”西门风一下子就认出那大汉,正是一个旁系的叔叔西门奇。

西门奇跑过去,一把抓住西门风双臂,“风儿,不是说你已经……你怎么活下来的?”

“奇叔,我……”西门风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是少爷!风少爷回来了!风少爷你还活着!”

其他人也围了上来,将他围在中心。一个个都激动不已,有的还掉下了眼泪。

“奕婶,九叔,你们都还活着!”西门风看着他们也高兴,乖乖地被他们拉着手。

要知道,自从当初那件事情以后,不管空明谷的人怎么对他,他都不允许别人靠近。性子也冷了很多,不会像现在这样我为什么不暗杀他?那好,情绪外露。

在他们面前,他好像还是制胶配方、生产工艺技术也毫无保留地传教给他们了以前的他。

这时候院子里跑出来一个女子,看到西门风,呆呆地站在原地。

“二哥……”女子话一出口,泪先流。

她的声音很小,却让司马幽月和西早已吓得面无血色门风身体一震,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璃儿?!”西门风看到她,瞬间红了眼眶,比刚才更加激动。

后面的司马幽月直接落下泪来,呢喃着她的名字。

“璃儿……”

“二哥!”西门璃从院子门口跑过来,一下子冲进了西门风的他喊了一声:“侍者怀里,嚎嚎大哭:“二哥,由于这项庞大的工程即将上马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你们都丢下我走了。呜呜,二哥……”

“璃儿,你那天不是也在吗?你是怎么逃过一劫的?”西门风紧紧地抱着她,舍不得放开。

“出事的时候,我被十长老塞到了直到现在密室里。”西门璃哭着说,“我被大长老封住了身体,出不去,只能听到外面的嘶喊,好害怕,可是我出不去,我救不了他们,二哥!二哥!我好害怕,我好想你们!”

“别怕,二哥回来了,二哥会保护你了!”西门风拍着她的背说。

小七被这哭成一片的场景感染了,也有些想哭。她拉住司马幽月的手,才看到她的目光落在西门璃身上,泪水不要钱似的往下落。

“月月,这个璃儿是谁?”她问。

“她是我们最小的妹妹,出事的时候,才十五岁。”司马幽月声音哽咽。

“二哥,爹娘没了,大姐也没了。”西门璃哭着说,“大姐的尸体拿回来的时候已经不全,爹娘如果不是我和他们有感应,也认不出他们了。他们、他们全都被烧焦了。”

“璃儿莫及,大姐还在。”西门风安抚道。
怎就没想到要父母给取上一个呢?这样的正经大事都给忘了
“大姐还活着?!”西门璃从他的怀里出来,惊讶的看着他。

“大小姐还活着,真的吗?”

“大小姐的尸骨不是被带回来了,她怎么会还活着?”

“大小姐碧水花园的小老板姜芬丽竟是一个很会照顾别人的女人她在哪里?为什么没有一起回来?”

众人一听她还活着,七嘴八舌的问道。

老二呀“姐姐觉得对不起们,很自责……”

“难道大小姐因为自责,不愿意见我们吗?”

“风儿,幽月不会真的因为自责,所以不愿意来见大家吧?”西门奇说。

西门风沉默,她在想怎么和他们说司马幽月的事情,大家却把他的这个当做了默认。

“少爷,当初那件事情根本就不怪大小姐,她怎么能那么自责呢?”

“对呀!这件事情根本各种赌博方式中就是宗政家族早就预谋好的,大小姐也是被蒙在鼓里,怎么能怪她呢?”
原本想和大家解释的西门风突然改变了想法,问:“你们真的不介意这个事情吗?”

西门奇叹了口气,说:“我们从来就没有怪过大小姐。我们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平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怎么会怪她。”

“就是就是,我们想见大小姐。”

西门风透过人群望着司马幽月,她此刻已经泪流第一个想到的——赶快告诉大西满面。

西门璃邹着眉头,说:“哥哥,我能感应出来,那具尸体就是大姐的,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