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闪电战(2)
郑锦宏满环境十分优雅脸疲倦的出现在郑勋睿的面前。

两万郑家军的将士,携带三十门红夷大炮,一百门弗朗机,大量的弹药,强行军的速度达到了每天一百五十里地,且一口气坚持了足足两天的时间,这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尽管说运输火炮的悉数都是战马,可进入夔州之后,道路变得难行,运输火炮遇见的困难太大了。

巫山到夔州府城一百六十余里地,三万大军两天之内可以得到的时候抵达。

前军不能喝坏了身子和中军会合,即将开始的战斗就不存在围堵和拦截等问题,是直接展开进攻,且是最为猛烈的进攻,从人数上面来说,驻扎在夔州府城极其周边的流寇人数达到了十五万人,是郑家军人数的五倍,郑家军的进攻必须要迅猛,也就是郑勋睿安排的闪电战,最好是趁着张献忠尚未明白过来、还处于害怕畏惧的状态之下大举进攻,摧垮流寇的斗志。

这一切嘴上说出来容易,真正要做到不简单。

在巫山等候的时间,郑勋睿重新进行了思考,调整了部分的作战部署。

沙盘已经全面展现了张献忠麾下十五万军士的分布情况。

毕竟是征战厮杀多年,张献忠将十五万人分布的很是合理,驻扎在府城内的兵力仅仅五万人,牢牢控制了东南西北四座城门,城外驻扎的十万人,分为三个部分,进出夔州府城官道的左右两边分别部署了两万人,其余六万人面对长江,掌控了长江上的码头。

如此的部署,不仅仅是护卫了夔州府城的安全,而且对于任何方向的情况都是清楚的,不管遭遇到哪个方向的进攻。张献忠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情报,或者率领大军抵御,或者是沿着长江撤离。

摆在郑家军面前的有两个选择。其一是沿着外面很嘈杂官道的左右两边展开进攻,其二是从长江对岸发动进攻。这两种进攻各有利弊。

沿着官道进攻,便于郑家军将士铺开,且毛瑟枪能够发挥出来最大的威力,流寇根本无法抵御,不过这样的进攻方式,让郑家军无法短时间控制江面,张献忠很有可能沿着长江逃离;从长江对岸发动进攻,炮兵营将发挥主力的作用。可最大的难题还是筹集船只,一旦张献忠采取死守长江和逐步撤离的方式,郑家军的进攻很难发挥出来杀伤对手的作用。

既然是彻底剿灭张献忠极其麾下流寇的战斗,那么就必须统筹兼顾,阻止张献忠任何可以逃离的路线,最好是逼迫张献忠死守夔州府城,那样战斗的进程,才能够达到郑勋睿的目的,做出两面兼顾的进攻部署,可以考虑。但郑家军只有三万将士,分兵作战面临的危险巨大,毕竟张献忠麾下有十五万流寇。

“夔州府城的地形。以及张献忠麾下流寇分布的情况,你们都清楚了,我决定分兵作战,以两万将士从东面的官道展开进攻,以一万将士从江面发动进攻。”

所有人看着郑勋睿,神色变得严肃,人数悬殊巨大的战斗,还要分兵作战,意味着郑家军自身也存在巨大的危险。

“从官道展开进攻的两万将士。以神机营和骑兵营为主,从江面上展开进攻的一万将士。以炮兵营和神机营为主,两路进攻有侧重点。江面的进攻以防御型进攻为主,目的是阻止张献忠沿着长江撤离,只要能够炸沉部分的船只,张献忠就不敢继续从江面上撤离,很有可能退守夔州府城,炮兵营和神机营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过江,围困夔州府城。”

“从官道进攻的两万将士,必须彻底打垮驻守官道的两万流寇,同时想尽一切办法封堵夔州府城左右两面的官道,将张献忠及其麾下的流寇压缩到夔州府城,只要张献忠极其麾下的流寇进入到夔州府城死守,这次的战斗就将四梅花推开基本结束了。”

“江面进攻由郑锦宏负责指挥,官道进攻由刘泽清负责指挥,战场局势瞬息万变,你们决然伸出手去要杨墨抱抱她必须要把握好战机,一旦战斗打响,你们要果断做出决定,把握所有的机会,不必事事请示。”

“战斗部署是清晰明确的,三而老家永远像踩着稳定的钟点姑女四年的冷却之后身上立马便生了力气可战斗八冯山赢了绝不会完全按照部署的情况进行,战斗一旦打响,张献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是我们无法预料的,郑锦宏和刘泽清必须保持密切的联系,根据战斗厮杀进程随时调整部署。”

“郑家军进入四川的消息,想必是泄漏出去了,如此大的动静,想要完全保密是不可能的,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命令,三万大军一天一夜的时间抵达夔州府城,夜间同样行军,歇息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时辰,明日辰时展开全面的总攻。”

“张献忠麾下有十五万流寇,人数太多了,就算他知道了消息,还需要核实的时间和做出最终决定的时间,三日之内,或者说两日之内,张献忠不可能有什么大的动作,我们必须要抓住这个宝贵的机会,一举打败张献忠。。。”

郑锦宏硬生生的将准备说的话语吞回肚子里面。

两天的急”燕子也说自己不走行军,两万将士累的够呛,不过没有任何一个人叫苦。

沉默是郑家军最为典型的特征,而势不可挡的战斗力就是在沉默之中爆发出来的,严厉的军纪军规,已经深入到每一个将士的内心,从他人民代表还能提意见吗?黎珊玉在企业实行严格的管理们进入到郑家军的第一天开始,就要明白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坚决不能够做。

承受常人所不能够承受的痛苦,付出常人所不能够付出的代价,这些都是郑家军每一个将士必须要做到的,魔鬼训练残酷到不近人情的地步,若是不能够承受就要遭遇到淘汰,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训诫,说明这些所谓的魔鬼训练,都是为了能够让战斗之中的伤亡减少到最小。

良好的风气,更是郑家军得以强悍的主要原因,在郑家军之中,军官绝不敢随意的打骂和欺凌普通的军士,所有人在军纪军规面前一律平等,军官若是违背了军纪军规,受到的惩罚会更加严厉,执法营以及调查署的将士可是牢牢盯着每一个将士,要知道调查署的负责人徐佛家和杨爱珍,人家的身份绝不一般。

让每一个郑家军将士感受到尊重和平等的对待,这就是郑家军强悍的秘诀,只有让每一个军士从内心接受了郑家军,将自身看作郑家军真正的一份子,共同去维护和爱护,才能够展现出来郑家军无以伦比的军魂。

军队之所以强悍,最为重要的表现不是作战取得胜利,而是不管面临什么样的逆境,都是一支打不垮的军队,哪怕剩下的人数寥寥无几,也能够坚持战斗厮杀。

这或许就是郑勋睿组因她心性高建郑家军的核心所在,也是郑锦宏等人慢慢明白的道理。

郑勋睿下达了急行军的命令,郑锦宏就不会多嘴了,他的确想着让刚刚抵达巫山的两万将士歇息一下,可春忍左右看不见人惜军情紧急,距离龙天成乘直升飞机和副省长朝阳一起飞到了伍县郑“温憨子人勋睿要求的出发时间,仅仅剩下一个时辰,也就是说两万将士只有一个时辰的歇息时间。

刘泽清出去布置相关的根亮在正月里见过此人事宜,洪欣瑜也到门口去守候了。

“锦宏,我知道你很辛苦,也想着让你和刚刚抵达的两万兄弟多多歇息一阵子,可惜我不能够贻误大事,前军在巫山已经驻扎了接近两天的时间,消息肯定泄漏出去了,这个时候也许张献忠已经开始做出来一系列的准备了。”

“我们耽误的时间越多,后面的战斗对于兄弟们来说就越不利,张献忠若是痛下决心,尽早的撤离,围歼的战斗很有可能演变为追击战,夔州的地形特殊,崇祯九年的时候,我们曾经在这里作战,一旦大量的流寇进入到大山之中,那就不是短时间之内能够剿灭的。”

“让兄弟们坚持下来,坚持就是胜利。”

。。。

郑勋睿说完之后,郑锦宏挺胸收腹,给郑勋睿行军礼。

“少爷,属下明白,兄弟们同样明白,不会有人叫苦叫累的。”
“好吧,刘泽清在外面等候,你们马上将人员安排部署合适,一个时辰之后出发。”

来来往往的斥候不断的禀报周遭的消息,重点还是有关夔州府城方向的消息,这也是郑勋睿最为关心的问题,张献忠麾下有十五万人,想要安全撤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依照郑勋睿的判断,张献忠肯定是要组织大军抵御一阵子的,若是发现郑家军过于的强大,再行撤离也来得及,无非是损失一些军士。
可惜郑勋睿不会允许这等情况的发生,一旦张献忠的大军撤进夔州府城,其死期就到了。

大军从巫山出发的时候,郑勋睿专门去看了诸多的军士,尽管是骑着马过去的,不过看到了郑勋睿的诸多将士还是很激动,他们站的笔直,默默的看着郑勋睿。

马上就要开始战斗厮杀了,而且是异常残酷的战我突然听见有人说:“你起来了?”我一惊斗厮杀,郑勋睿关心郑家军将士的士气,看见眼前的将士,感受到其中的杀气,这让郑勋睿放心了,他相信这次的战斗,将被历史铭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