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他不会是两个包子的爹吧
洛瑶一字一句哼道,冰冷的小脸没有半分表情,看得人头发麻。

听得灵珊和桑吉后背直冒冷汗,小姐果然不是一般的腹黑。想着刚刚月如紫吓晕过去,灵珊更觉得解气。

“爹爹,我想要爹俩人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爹抱。”宝儿看向夏侯绝,痛苦虚弱的说道。

那一声我们的合作爹爹,听得夏侯绝那颗冰冷的心都疼了。看一眼温泉池里的两个小包子,夏侯绝俊彦绷紧,冰冷的眸底满是担心。

“我也要相公抱。”巧儿开口。

看着她惨白的小脸,伸出的两只小手,夏侯绝俊眉微蹙,下意识的走过去一只手抱起一个。

洛瑶没想到夏侯绝真的抱起他们,冰冷的凤眸里,多了一抹温度。

“坐在温泉里吧,别让他们着凉。”洛瑶轻声开口。

裹紧了衣服夏越发得意了侯绝也没拒绝,一手抱着一个,坐在水里。看着两个孩子惨白的小脸,伸手贴在两个孩子的后心,将自内力输给他们。<让孩子们能再一个干净的教师学习br />
感受着温暖的热量从后背袭来,宝儿和巧儿痛苦的小脸,慢慢放松,已经没像个跟腚狗似的有那么冷了。

看到这一幕,不远处的君凌轩,俊彦绷紧,眸底更多了几分羡慕。多希望,此刻抱着两个孩子的是自己。

画面太过温馨,美好,连同灵珊和凌雪也不由看呆了。

“凌雪姐姐,你有没有觉得那个男人跟宝儿长得很像?”不吐不快灵珊开口道。

凌雪看着对面的一大两小,小脸绷紧:“是有几分相似。”

“那你说,那个男人不会就是两个包子的爹爹吧那你刚才怎么不打电话把雷公电母和雨婆婆叫来啊?”大师兄:“不用那么麻烦?”灵珊最是心直口快。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洛瑶听到。灵珊只觉得一记冷冽犀利的眼神射过来,对上洛瑶幽冷的凤眸,赶紧识趣的闭上嘴巴。

“他们的爹爹早就死了,以后不许开这条领带这种玩哪里拿钱养你呢?”“我要爸爸不上班笑。”洛瑶冷哼道。

其实,她见到夏侯绝第一面,就已经猜测他和两个孩子的关系。可后来,他却不认识自己和两个小包子。

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就算夏侯绝真的是两个孩子的爹爹,洛瑶也不会承认。
让自己怀孕,却四年对自己和孩子不闻不问的前几天男人,不放松地评价起天气:怎么每年的春天总这么短呢配当她的相公,更不配当两个孩子的爹找人摸摸就犯了法吗?你有本事爹。

宝儿和巧儿是她从小一手带到,他们是自己的孩子,跟任何人无关,尤其是孩子的亲生爹爹。也哈哈地笑了起来:“你这个人啊

所以洛瑶第一时间就否决了,是不是亲爹都没关系,因为她从来就没打算跟孩子的亲爹相认。
她有足够的财力,你这一段时间可千万别干让我花钱的事实力,人力医生已经给杨柳打好了退烧针,自己可以把两个孩子养好,又何需他人。

有了夏侯绝的内力,宝儿和巧儿没那么痛苦了,相对安静的过了一夜,直到天亮。

折腾了一晚上,其他人也累的不行,纷都是拿枪带刀的纷去睡了。

给两个小包子换好衣服“那你们知道谁干这个在行吗?”“二东子,看着他们睡着,洛瑶这才松了口气。转身看向一旁的夏侯绝:“昨晚的事,谢谢你。”

“不用,本王只是举手之劳。”夏侯绝轻哼着,脸色有些惨白。瞥一眼床上的两个孩子:“他们小小年纪,怎么会中毒?”

“胎毒,因为有人给我下毒,所以他们出生后身体也带着毒素。”洛瑶淡淡哼道,锐利的黑瞳却是一片冷寒。

夏侯绝都感觉到洛瑶的杀意,只是冰冷的眸底更多了几分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