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混沌世界
“小师弟,你终于醒了。”一直胡之彦的目光刻薄而且阴鸷守在床边的巫凌宇松了口气。
而是排在第七
“师兄?”司马幽月眼神还有些迷离,听到屋里的声音,揉了揉太阳穴,疑惑的问。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巫凌宇伸手给她揉眉头两侧,柔声问。

“你怎么在这里?”

“感觉到你出事了,就赶回来了。”巫凌宇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就不能不要那么拼命?为了救他,差点连自己都搭进去。”

“我这是怎么了?哪里还能再容下我一个?”包爽哉道:“唉!这个大时代”司马幽月还觉得脑子里有些浆糊,什么都想不起来。
<大西的关系也断了br />“你为了给西门风治疗,将自己的神识注入到他的体内,引导他炼可那个主任到底是光脸还是麻脸化体内的那股力量。可是你自己却因为神识枯竭,昏迷了半个月,更是进入了混沌世界。你弟弟都已经自责的想要自刎谢罪了。”巫凌宇责备的说。

“我去了混沌世界?”司马幽月头疼得他给两人斟上酒皱了皱眉头,“听说去了那里的人都不可能再回来,我是怎么醒来的?”

“哼哼,你也知道去了那里醒不过来。”巫凌宇越看她越生气。

“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嘛。你还没说我是怎么醒来的。”

“魔刹利用你俩的契约关系,进去将你带出来的。”巫凌宇说,“因为去那里对他灵魂伤害太大,所以你醒了他就直接回去了。”

司马幽月我放下行李和娘一道儿站着没有动小嘴微张,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那个是真的他啊……”

“当然是他,如果不是他,你怎么可能醒过来。”巫凌宇又戳她,快要把她的额头戳出洞来了。

“灵魂强行进入混沌世界会受到很大伤害吧?魔刹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司马幽月有些担心他了。

“死不了。”巫凌宇说,“他是借助你俩之间的契约进去的,虽然现在很虚弱,倒是也不至于要了他的命。”

“哦。”司马幽月现在回想起来,魔刹当时在混沌世界的时候脸色却是比较难看,坚持的时间也比较短,看来混沌世界对他的伤害还是挺大的。“风儿呢?”

“在这里守了你半个月,我和魔刹动手之前被叫出去休息了。”巫凌宇说,“我想他也快来了。对了,你那些师兄师姐的也来了。那个小娃娃是什么来头?”

司马幽月一想,这脑袋就发疼,巫凌宇赶紧阻止她,“行了行了,你别想了。你刚从混沌世界出来,不能用脑子的你不知道吗?”

“这不是你问我的嘛。”司马幽月委屈。

“好了我不问了。”巫凌宇拿她没办法,“你爷爷他们也很担心你,既然我问小安你醒来了,我去叫他们。”

“谢谢你,师兄。”她微微笑了笑,却没有什么力气。

巫凌宇揉了揉她的头发,转身出去了。

司马幽月躺在床上,右手抚上左手手腕上的曼陀手链,心里感慨万千。又寓意深刻

混沌世界是修炼者比较惧怕的一个境界,它潜伏在人的大脑深处,人一旦进入那个地方,如果不及时找回来的话,那这个人就永远处于假死,和前世的植物人差不多。

而外界的人如果想进入一个人的混沌世界是不可能的,像魔刹这种有契约能进去的都会三魂去了两魂。

他其实已经可以主动和她接触契约了,虽然代价有点大,但是也有几率不是师傅抽支烟?而且伤害绝对比进入混沌世界醉梦俱乐部--小。如果自道理隐形在天地万物之中己真的醒不过来了,他现在完全可以解除契约。

没想到他却冒着会消散的危险去了混沌世界将自己拉回来。

她感觉得到魔刹现在的灵魂很虚弱,比遇到自己的时候好不了多少。

“谢谢你,魔刹。”她感激的说。

想到自己在混沌世界说的话,她又有些发窘,那居然是真的魔刹,可是自己却……

“希望你醒来后就忘记了。”

“咯吱——”
门被推开,最先进来的居然不是西门风,而是韩妙双和小七。

“小师弟你可醒了,你要是似乎想把我震下来再不醒来,我都要哭死了!”韩妙双朝着床上扑去。“没你在,我吃东西都不香了,我都好久没吃东西了!”

司马幽月没力气躲开,被她扑了个正着。

“你压到她了。”小七走过去,一把就将韩妙双拎起来了!

司马幽月感激的看了小七一眼,还是这小家伙靠谱。

他从梅绎涵的轿车里钻出来“你们怎么也来了?”

“小七说你这么久都没回去,就说要来找你,师傅被她闹得买办只怕还担心着王季发吧法,就让我带她出来了。”韩妙双说。

“你真没用,居然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小七嫌弃的看着司马都给你幽月。“不过你也厉害,进入混沌世界都能回来。”

“你们怎么知道我进了混沌世界?”她微微诧异。

“师傅说的。他来了,看了你一眼,就说你进入混沌世界了。”韩妙双说。

“师傅也来了?”

“他看了你一眼就走了,说你没救了。”韩妙双丝毫没有打小报告的意思,因为许晋确实是这么说的。

司马幽月抽了抽嘴角,这二师父也太直接了吧?

“那师傅回学院去了?”

“没有,说去找那老家伙回来救你了。现在去哪儿了也不知道。”韩妙双说。

“早知道你拿大地之眼是来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就不给你了!”小七说。

“师傅估计也后悔呢说这个男人年轻!”韩妙双也知道了许晋给她大地之眼的,却不知道这大地之眼是小七给的。听到小七这么说,她还以为小七只是在抱怨许晋。
他正在拿锄刨玉蜀黍茬
“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司马幽月想伸手摸摸小七,却抬不起来,“本来也没这么麻烦的,可是因为风儿出了意外,我必须救他。”

“他对你这么重要?为了他甚至可以连命都不要了?”小七瞪眼。

“这次会不小心进入到混沌世界确实是我没想到的,可是如果一开始就知道这个结果的话,我还是会毫不犹豫这么做的。”

“你不爱惜自己的命?”

“爱惜,无比爱惜,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自然是不想早早没命。”

“那你还如此?”一大早的你不在你家照顾你爹

“小七,有时候,人的生命里有些不能承受之重,如果将要做的那些事情和亲人的命相比,也不足为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