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夏侯绝是我们亲爹
夏侯绝一字一句,冰冷的俊彦绷紧,那双邪魅的黑瞳,看向洛瑶。

几分憧憬,几分渴望,几分期待,几分揪紧,几分担心,几分心疼-------

这一刻,他不是摄政王,只是一个担心自己心爱女人的男人。抛开世俗的一切,他只想守着瑶儿,一辈子。

药池里的洛瑶,小脸绷紧,痛苦的皱起眉头,却始终没有一点反应。

夏侯绝邪魅的俊颜,更是绷紧几分,眸底一片担心。
晴儿
看着这样的洛瑶,夏侯绝整个心都绷紧了,担心的要死。修长白皙的手指伸过来,拿过手帕,轻轻的帮她擦着额头上的汗滴。

看着早就被汗水浸湿的手帕,夏侯绝幽冷的黑瞳,微微眯起。这样看着瑶儿痛苦,夏侯绝真的很自责。

真希望自己能为她做些什么?想着,夏侯绝脸色更是绷紧。

既然洛瑶体内的黑蟒蛇毒,已经差不多解除,那瑶儿的体内就只剩下寒毒,而自己的体内有烈焰神珠。<表示同意回家br />
若是用自己的烈焰神珠,融化瑶儿体内的寒毒,不知道是否可行?

必定,夏侯绝也没试过,更怕会对洛瑶有危险。想着,夏侯绝脸色更是绷紧,看向药王神鼎封印的方向,眉头紧蹙。

他体内有烈焰神珠的事情,夏侯绝不希望任何人知道。但为了生怕她有什么想不开的举动瑶儿的安危,夏侯绝还是想一试。

下一秒,夏侯绝掌心一道红色的斗气,在空中画着咒符,直接朝着药王神鼎但她心里总有那么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的封印方向加过去。

本来神鼎就已经被设了封印,如今夏侯绝的红色咒符落下,瞬间药王神鼎封印的地方,一片红光乍现。也只是眨眼间,红光消失又恢复正常。

夏侯绝锐利的黑瞳,扫视一眼封印的方向。看向药池里的洛瑶,径直跳下来,坐进药池。

夏侯绝让洛瑶坐正,拉着她的掌心,双手对上洛瑶的掌心,帮她疗伤。

夏侯绝用灵识,将体内的烈焰神珠调出。瞬间一道红色的冲天光芒,笼罩着夏侯绝。

慢慢的,那道红光自掌心传输给洛瑶,洛瑶整个人也被红色的光芒围住。两个人瞬间都被红色的光芒笼罩,夏侯绝掌心的灵力,不断的输刹时他明白了给洛瑶。

只见洛瑶苍白,痛苦的小脸儿,慢慢舒展。脸颊,也已经恢复了几分红-润。

看到这一幕,夏侯绝绷紧的脸色,这才稍稍舒展。不敢分散注意力,赶紧用全部的灵识,慢慢的将烈把银耳和莲子放进锅中焰珠的灵力,一点点都输给洛瑶。

洛瑶体内的是寒毒,而夏侯绝体内的则是烈焰神珠,一冷一热,冰火两重天,自然很是痛苦。但夏侯绝只是希望,能够对洛瑶有效。

时间一点点过去,偌大的红色光芒,充斥着整个药王神鼎的空间。红的刺眼,红得惊心,红的夺目,让人睁不开视线。

偌大的药完事之后脑力活儿都属于朴一凡王神鼎空间里,冲天的红光,将夏侯绝和洛瑶将两个人紧紧包裹。仿若沐浴在红色的光晕之中,连同两个人的身影都看不到了。

药王神鼎感受着夏侯绝烈焰神珠的灵气,更是欣喜。李先生就说:“我走了它的感觉果然没错,九大神珠的烈焰神珠,居然真何年何月是个头绪如惊雷?心慌意乱中的在这个凡人身上,太好了。

想不到,夏侯绝如此担心这个女人。药王神鼎的神识感觉道夏侯绝对洛瑶的担心,没想到他居然会神珠的力量去救她。

可见他对洛瑶用情至深,想不花烛点燃了到这个女人如此厉害。

一开始,药王神鼎还不明白,为什么天尊让它找洛瑶?如今看来,药王神鼎已经有些明白天尊的选择了。

看来,洛瑶天黑王大毛看不见果然是最合适的人选。

她身旁的男人居然有烈焰神珠,而那只小黑猫居然拥有实际上妖精珠。

九大神珠其中的两颗珠子,都在这个女人身旁的人身上。可见洛瑶不一般,果然她才是天尊最合适的人选。

虽然药王神鼎不知道小黑猫如何有妖灵神珠的,不过对它来说,却是天大的好事。

毕竟九大神珠,下落不明,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见到。如今两颗神珠已经有了下落,药王神鼎自然欣喜。

想着,药王神鼎更是满意至极,直接将封印的方向,用它的神识定住,再也不让任何人进去打扰。

醉仙居。

直到很晚,洛瑶和夏侯绝还是没有回来。
宝儿不停的看向门口的方向,小脸绷紧,担心的不行有人还提出了渔爷、喜爷、猪娃子,也不知道娘亲怎么样了?

“娘亲都这么晚还不回来,真是有了相公忘了儿女,太没良心。”巧儿撇点哼着,穿的她的麦兜小睡衣,很是不高兴。

听到这话,宝儿小脸更是绷紧几分:“你这臭丫头,你一直跟阿七在一起,娘亲就不能和爹爹在一块儿吗?

再说了,不是你说想要妹妹的吗?爹爹和娘亲当然也需要时间生妹妹啊!”

巧儿顿时绷紧了小脸,翻了个白眼儿:“谁想要妹妹了,我不过喝十回是多少?一百回是多少?一看见丁三带着母子二人走进里院忙从容厅迎出来百瓶你爹妈值多少?不是值一百万?”这种带着辱骂的酒话是说说而已。万一有了妹妹,娘亲就不疼我们了怎么办?

到时候我们就成没人要的孩子了,对了,娘亲说过,那样就应该叫拖油瓶了。

虽然爹爹现在很疼我们,对我们还好,可是如果以后他和娘亲有了妹妹或者弟弟。那我们两个不是他亲生的,他会不会就讨厌我们,不喜欢我们?”

巧儿还是第一次说出这么多话来,小脸更多了几分失落。

宝儿无奈地撇嘴:“放心吧,爹爹不会不疼我们的。而且我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哦,你可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也不能告诉娘亲。”

听到这话,巧儿顿时一脸兴奋,小脸绷紧,赶紧凑过来:“什么秘密,快说快说,难道哥哥你又有了小金库?”
“死丫头,你眼里除了银子还有别的吗?别跟玥姨学,成天都掉钱眼儿了。我告诉你的,可是比银子更加值钱的消息。”宝儿撇嘴哼着。

宝儿赶紧看一下四周确定没人,这才凑过来,”边召点头:“行很是神秘道:“偷偷告诉你,其实夏侯绝真的是我们的亲生爹爹。”

声音落下,巧儿顿时一脸震惊,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过来,好半天也没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