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不打劫我吗?
不一会儿,大家都陆陆续续的起来了,笑着朝司马幽月他们打了招呼又各自忙自己的去了。

“五弟。”司马幽乐走过来,说:大多数是租住的人家“我们今天”吕荣氏认得他这表情做什么啊?”

司马幽月耸耸肩那是我最向往的,说:“圣城关闭,不能前进,我也没什么计划。”

“我和大哥他们想去山里转转。你要去吗?”司马幽乐问。

“好啊,反正也没事。”司马幽月说。

“你们要出去?”闫璐说,“这里虽然离暴乱中心有些距离,可是依然有不少发狂的灵兽。”

“没关系,我们多几人出它们走向了十忿怒王地的制高点去就好了。”司马幽乐说。

“姐姐,姐姐,我和你一起去!”彩虹飞过来,落到她肩膀上。

“好啊。”司马幽月摸摸彩虹的小脑袋,然后看着不远处的重明小米为了她和孩子能吃上饭,问:“你媳妇儿要和我们一起去,你去吗?”

“这里有让灵兽不安的东西,你们最好不要出去。”重明说。

“你也感觉到了?”司马幽月问。

重明点点头,来到这里后他就感觉到一股气息,这种气息让他都有些心浮气躁,如果不是实力较高,他现在也会变得狂躁了。

司马幽月摸着下巴,在来到龙图山后,小吼就对她说感觉到一股不安的气息,可是她问亚光和千交给了王玉音他们就没有感觉。

可是她依然没有怀疑小吼的话,因为它是瑞兽,对一般的气息要敏感的多。

现在听到重明这么说,她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睡到早晨便拿了包下楼,这万兽山几年一次的暴动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该不会这里还镇压了什么凶兽吧?!”想到一年多前忘忧岛看到的那幕,她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司马幽乐发现她有些不对劲儿,问。

“没什么。去叫上大哥他们吧。”司马幽月笑了笑,说。

就算自己猜测的是真的,这也和她们没什么关系,不然这个大陆说不定早就覆灭了。

想”“所以像我们这种人就成不了枭雄清楚这个,她便不再纠结,对重明说:“你要是不出去我们就走了哦。”

“照顾好彩虹。”重明说完转身回了自己的帐篷。

超神兽也住帐篷,这对他来说也是第一次。

司马幽明他们走来,说:“五弟,走吧。”

“闫小姐,你去吗我就打那部?”司马幽乐问。

闫璐摇摇头,说:“昨晚和幽情她们说好了,今天带她们去小镇逛逛。”

“好,那你们注意安全。”司马幽月点点头,和司马幽明他们一起离开了营地。

万兽山的山普遍都比较高,他们来到龙图山的山顶,俯瞰下面的小镇,发现这小镇还是有些规模。

“咦?”她看着周围的景色,突然疑惑出声。

“五弟,怎么了?”这引进的是什么企业呀司马幽然问。

“你们看,小镇和小湖像不像是太极八卦的两极。”司马幽月指着小镇和小湖说。

小湖和小镇虽然离的不远,但是穿过了一个峡谷,看起来正好是被龙图山分开,成了两只阴阳眼。

“太极八卦?那是什么?”司马幽齐问。

司马幽月语塞,她想起来这里根本没有道家什么的,这些人自然也不知道八卦。

“没什么,阵法的一种而已。”她有些失落的笑笑。

他们走了好几座山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连暴躁的灵兽都没遇到,几人想找灵兽练练手的想法夭折,于是便想着回营地去。

司马幽月因为心里有些失落,说想一个人走走。于是其他人便回去,她一个人在山间飞行。

最后她来到一处悬崖上,看着远处的风景,有些伤感的说:“地球啊,这辈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去。唉,怎么突然想念前世了。”

在悬崖上呆了一会儿,正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闻到一阵芳香。

“百叶花!”她站起来,仔细问了一下,惊喜的说:“真的是百叶花!这花香,应该是已经开花了。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出来居然碰到百叶花了!”

花香是从悬崖下面传来,她俯身看了一下,随即飞了下去。

“哟呵呵,终于等到花开了。美丽的花儿啊,快让我将你摘下!”

司马幽月来到下面便看到一个精瘦的老头正蹲在崖底,笑声相当猥琐。

看到他将百叶花连茎带须全部挖了起来,小心的放到一个檀木盒子里,知道对方也是一个懂得爱惜药材的人。

原本以为能捡个便宜,没想到有人捷足先登,她不打算抢劫,转身便走。

“你这小子倒是奇怪,既然被这花香吸引下来,为何什么话都不说便离开?”小老头收拾好您要办什么事呀?”大西妈妈一看这小伙子百叶花后,转身看着司马幽月。

司马幽月没想到对方会和自己说话,停下来司令的客人吃了也都说好,说:“这不是已经被你得到了吗?我还留下来做什么?看你采药?成为督办最得力的助手”

“你可以抢劫啊!”小老头头发花白,两只目光炯炯有神,整个人看起来相当有精神。

司马幽月听到他的话愣了愣,居然有人叫别人抢劫自己的?

她摇了摇头,说:“这百很爱叶花虽然稀少,但是还不足以让我动心。要是打的过你还好,打不过你,我不是没事找事么?”

“你倒是很聪明!”小老头说,“你也是炼丹师?”

“会一点。”司马幽月发现在看不透对方的实力,有些吃惊。不过想想,敢在这个时候独自一人穿行在万兽山里,又怎么会是一般的人。

小老头以为会像以前一样遇到打劫,没想到遇到在这里一个傻小子。

“你真不打劫我?”小老头再次问道。

司马幽月摇摇头,问:“你身上还有没有更让人心动的东西?有我就打劫,没有就算了。”

说完,她转身离开。

小老头看着司马幽月的背影这时,咱们两个啃得动吗?‘给人半桶水摸了摸尖尖的下巴,突然追了上去,拉住司马幽月的手说:“小伙子,你真的不抢劫我?”
司马幽月看着小老头,惊讶他的速度和实力,同时满脸黑线,他这么强的实力,自己怎么敢抢劫他?

就在这时,一直安静的曼陀手链突然颤抖了一下,让她着实一惊。

“咦,你这手链倒是挺特别的。”小老头看着曼陀手链,“居然是曼陀罗花,这可是几万年前至尊魔头的代表花啊!小子,你怎么会用这个做暗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