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运气真不好
“实力不够,强行召唤,你快要撑不住了吧?”司马幽月一看她那样,就知道她的情况,出声提醒道。

“就算支撑不住,我也会先把你打赢了!”花缥缈说。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司马幽月说,“其实你运气有些不好。”

“什么?”

“你是一只鸟。”

因为自己是一只鸟,所以说运气不好?

什么逻辑!

其实,如果她不那么看不起司马幽月,多了解一点幽月的消息的话,她今天就不会输得这么惨。

毕竟,幽月的事情学院里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比如,她的契约兽是百鸟之王的事情。

如果她知道这个的话,就会明白,幽月为什么说她运气不好了。

“神鹤,这无知的人类居然敢亵渎你的存在,请一定要好好治她!”花缥缈转身对神鹤祈求道。
我去哪追哟?我发誓
说完,她拿出一把刀,将自己的掌心划破,然后将鲜血滴到神鹤身上。
<苹果打来了电话br />明明只是一只幻化出来的灵兽,血液却真的滴在了它身上,还被她吸收了。

神鹤吸收了血液后,那双一直紧闭的双眼才霍的睁开了,盯着司马幽月,满含杀意。

“去吧,神鹤。”花缥缈虚弱地坐到了地上,被司马幽月烧光了毛的腿钻心地疼。

“啾——”

神鹤高亢一声,朝司马幽月闪去。

杀吧!杀了她!

花缥缈激动的想着。

可是——

神鹤怎么在她面前停住了?继续攻击啊!

花缥缈急的又吐了一口血,疯疯癫癫的不解的看着神鹤。

不仅她不解,其他人也是一样。这明明就要攻上去了,怎么停住了?

主持的老师都已经准备动手阻止了,在出手的前一瞬间这神鹤却停下来了,让他的攻击也夭折了。

“这是怎么回事?”

哎不看台上的人很是疑惑,难道这神鹤在最后的关头突然醒悟了?

“他在颤抖!神鹤在颤抖!”有人眼尖,指着神鹤叫起来。

“真的?!快看!神鹤真的在颤抖!”

大家仔细的看,果然发现神鹤在不停的颤抖!缓缓驶到港口里来

“这是怎么回事?”花缥缈叫了起来。

神鹤怎么会在司马幽月的面前颤抖?!

“哼!小小千鹤,也敢对本王的契主动手!”

随着一声厉喝,小鹏出现在司马幽月面前。没有花哨的出场,也没有霸气的身姿,可是他往司马幽月面前一站,却给人一种窒息威严。

“这是金翅大鹏的气息?!”有人叫道。

“百鸟之王?卧槽,这就是百鸟之王?我们居然亲眼见到了!”

“她真的是百鸟之王的契主,我还以为那传言是假的呢!”

“这消息是真的,那她其他的传言也是真的了?卧槽,这个变态!”

花缥缈在小鹏出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完了,体内的血脉让她见到小鹏的时候不自觉的想要膜拜。

“百鸟之王……”她原本就瘫坐在地上,现在更是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难怪,难怪司马幽月会说自己运气不好,鸟族遇到百鸟之王,还和它的契主作对,这不是找死吗?

如果自己不是鸟族,或者她没有契约金翅大鹏,那今天的结果还未可知。

只可惜,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小鹏看着所谓的神鹤,不过是一只老鸟留下的印记而已,还在这里装神弄鬼的。

“你胆子很真不小,居然敢对我的契主动手。”小鹏将身上的气息都散了出来,还从赤焰那里渡了点他的气息过来,将这老家伙镇压的死死的。

出来之前赤焰说,这老家伙实力很强,存在的时间也长,如果只是靠他现在的气息还压不住他,借他一点势来压住这老家伙。

果然那老家伙一开始只是被震住了,却只是让它停下攻击,并没有让他退缩和害怕。可是自己释放出赤焰的气势后,对方明显害怕了,身体都开始颤抖了。

现在他加大了力度,直接让对方跪了下去。

司马幽月从小鹏身后探出脑袋来,说:“别弄那么多事情了,直接解决了完事吧。”

小鹏点点头,对神鹤说:“念你是初犯,不知者不罪,现在回去我就不计较你的冒犯了。”<现场会开得很不成功br />
神鹤眼里闪过不甘,可是只是小鹏的威压就已经让它提不起反抗的心来,更不用说行动上反抗了。

“不行,你不能放弃!”花缥缈在后面大喊,“你吸取了我的血液,你不能不听我的话!我让你撕了他们!”

神鹤眼里闪过挣扎。

花缥缈和它不一样,她并不是纯血脉的千鹤,小鹏的血脉压制对她没有那么大的影响。

但是自己不一样!

花缥缈可以不管小鹏的威压,它却不行。

可是,它和她之间有契约,有联系,她的话它不能拒绝,尤其是在也认为值得做她实行了血祭后。

得到她的命齐浩楠说:“世上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令,他必须要做。卖砂布咋这么赚钱啊!曾桂轩凭经商十几年的经验就算心里害怕,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不自量力!”

小鹏看它居然还来攻击他们,大手一挥,一道磅礴之力便攻了过去。

神鹤原本是很厉害的,虽然花缥缈不能给他太多的力量,但是也足够对付在场的人了。可是现在有了小鹏血脉之力一压,他的实力去了一大半。

小鹏在攻击结果打得没人敢上战场的时候加入了一点赤焰的力量嫂子可能又要怪你了,不过一招,就将摇摇晃晃的它彻底解决。
谁知他看见有人望他
“噗……”

神鹤消失,花缥缈吐出一大口鲜血,彻底的晕了过去。

此时,她狂暴的血脉才安静了下职工同志们来,暴走的身体恢复人样,只不过那些衣服已经被撑破,已经不能全部遮住她的身体。

裁判等了一分钟,可她没扭头她还是没有动静,这才宣布道:“本次比赛,司马幽月胜。”

毛三泉让裁判将人包下来,然后对范磊说:“范校长,这次又要麻她听见自己的喉咙咕咚一声烦你了。”

范磊不满的瞪着毛三泉,说:“你自己去。每次都叫我。”

“我没那能耐和本事啊!”毛三泉说,“没想到她居然是千鹤族人。她现在身体因为反噬遭透了,如她进了门四年果我们不救她,只怕后面还有多很多麻烦。那些人说不定还会将怒火引到幽月身上。许晋要是知道……”

“行了,我去,别给我提许晋那家伙。人我带走,能不能治好,我可不管。”范磊说完,带着人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