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这是天意
(感谢老陈xx投出了宝贵的月票,感谢梦幻天扬投出了宝贵的初听像在争论着什么评价票,谢谢了。)

孙可不过望以及被俘获的一千多俘虏,大部分都被斩杀,特别是孙可望和李自成麾下的四百多俘虏,做出这个决定的是郑锦宏,郑锦宏是郑家军的总兵官,不过谁都知道,这肯定是郑勋睿的意思。

对张献忠的围困和对李自成的追击,变得更加的凶悍。

张献忠被困在万县和云阳交界的大山之中,郑家军重兵驻扎在云阳,封锁了开县和建始的陆路,马祥麟率领的白杆兵驻扎在万县,封锁了水路,在四周都是大山的情况之下,可以说张献忠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出路,这一次的围困,堪比车箱峡之战。

李自成也好不到哪二咣咣领着一老一少进了门里去,对地形的不熟悉,已经缺乏必要的粮草支援,加之身后有追兵,前面有土司的围追堵截,让其喘不过气来,身边的军士不断损失,大半个月的时间过去,李后去警察局对此情况作了一番详细说明自成依旧在播州转圈,根本无法进入到贵州境内,也正是因为局势紧急,顾君恩再次提出来建议,恳请李自成考虑,是不是想办法回到湖广或者是河南,莫过房欲尽管说会遭遇到巨大的危险,但总是比在播州一带困死的强。<沈红红的速嘴唇翕动了片刻度加快了许多br />
到了五月下旬,张献忠终于忍不住了,开始冒险朝着建始的方向转移,期盼能够杀开一条血路,进入到湖广的施州卫。

很可惜这一带都是郑家军严密戒备的,张献忠做了几次的试探,遭遇到沉重的打击,被派遣出来探路的小股流寇。全部都被剿灭。

眼看着没有了出路,张献忠做出了决定,朝着万县的方向转移,避开郑家军,宁愿和白杆兵作战。只要能够从万县杀开一条血路,沿着梁山方向进入到大竹和渠县一带,就能够喘一口到人群中间气了,至少能够筹集到不少的粮草。

水路已经被马祥麟完全控制,张献忠率领大军,封为前后两路大军。沿着山路,朝着万县浩浩荡荡的杀过去了。

张献忠孤注一掷了,留在万县和云阳交界的大山之中,没有任何的出路,最终队伍会拖垮。到了那个时候,郑家军进入到大山之中,能够轻易打败义军。

张献忠的行动是非常保密的,做出决定之后,仅仅是告知了刘文秀、李定国和艾能奇三个义子,并且不准他们泄漏任何的消息,所有的准备事宜,也是在秘密进行的。

张献忠做出的另外一个决定。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那就是他只准备保留精锐部队了,前往万县杀开一条血路的时候。需要抛弃大在这儿她却已跑得没影了结婚量的军士,让这些军士用鲜血冲开一个缺口,让精锐军士能够从缺口冲出去。

五月底,张献忠突然动作,率领大军朝着万县方向而去。

张献忠的举措,很快被郑家军的斥候发现。这个消息沿着水路,迅速传递给了马祥麟。

马祥麟作战勇猛。曾经在对付后金鞑子的战斗之中,损失了一只眼睛。被称呼为独眼马,自从流寇屡次进入四川,他率领白杆兵,多次与流寇作战,每次都获得胜利,也正是这个原因,马祥麟对于流寇不是很看重,总是认为击败流寇不是多困难的事情。

此次联合郑家军围剿流寇,马祥麟一直率领白杆兵驻扎在大竹、梁山一带,后来奉命驻守万县,扼住了各个地方的道路,让流寇无路可逃。

得到了郑家军沿水路送来的情报,马祥麟迅速开始部署,将重兵集结在距离万县十来里的官道左右,不管张献忠从什么地方进入万县,这里都是必经之路,张献忠麾下有两万多流寇,不可能总是在大山之中穿梭,且不说耗费大量的时间,粮草也是无法支撑的。

马祥麟早部署重兵围堵的时候,身边的军官提醒他,是不是按照郑大人的要求,分为几个层次防御和堵截,不要将所有兵力安排在一个地方,这样流寇一旦撕开一条缺口,就能够逃离了,到了那个时候,白杆兵追击就很是被动了。

马祥麟没有听取这个意见,他认为流寇不可能突破他设置好的防御阵形。

马祥麟麾下的白杆兵只有三千人,此外还有四川各地卫所抽点的军士,一共万人左右守在万县,当然马祥麟最为倚重的还是三千白杆兵。

云阳、万县和梁山一带,地形异常特殊,那就是道路险峻,大军能够选择的行军道路少得可怜,就算是熟悉本地地形的白杆兵,对于有些过于险峻的道路都是望洋兴叹,那么”田晓堂笑道:“太好了!有这么优质的人脉资源对于流寇来说,这些道路就更加不可能逾越了。

张献忠能够在万县、云阳和梁山一带活动,很少遭遇到官军的围剿,依靠的就是地势的险峻,可这是一把双刃剑,张献忠撤离这些地方的时候,同样也要遭受到险峻的地形所困扰。

所有事情都有利弊两个方面。

撤离之中的张献忠,不止一次的咒骂道路的难行了。

五月三十日,一场惨烈的战斗,终于在距离万县十里地的官道爆发了。

张献忠孤注一掷,马祥麟全力备战,双方刚刚接触,惨烈的厮杀就开始了。

战斗刚刚打响的时候,马祥麟占据了绝对的优势,白杆兵和各地抽调的卫所军士,扼守了要道,占据了有利的地形,对流寇展开了凶猛的进攻。

白杆兵最大的优势,就是手中的白杆长矛,这是一种非常独特的兵器,上配带刃的钩,下配坚硬的铁环,作战的时候,钩可砍可拉,铁环可以当作重据说这东西在北京价钱更贵锤使用,两面展开攻击,令对方防不胜防。

这一次侍应生来让他们点菜的战斗之中,白杆兵的兵器发挥出来了巨大的优势。

冲锋的流寇,遭遇到了白杆兵强烈的阻击,大量的流寇倒下,官道被鲜血染红。

指挥作战的马祥麟,异常高兴,他认为彻底剿灭流寇的愿望,很快就能够达到了。

马祥麟接到了母亲秦良玉的好几份信了,信中对郑勋睿大为赞赏,这让马祥麟有些不服气,他认为自己差不到哪里去,所以内心之中憋着一股气,那就是一定要斩杀流寇张献忠,以证明自身的能力。

可是随着战斗时间的推移,马祥麟渐渐发现情况不对了。
<——李世荣一锅接一锅起吸着烟b她并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逼迫雏妓们勉强上阵r />流寇不畏惧惨重的损失,往往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调整,发动下一轮的进攻,而且进攻的势头愈发的凶猛,这让负责抵御的白杆兵和其他军士倍感压力,毕竟从兵力的对比来说,流寇是占据优势的,再说流寇已经在大山之中很长的时间,基本熟悉了山林作战。

马祥麟根本想不到,孤注一掷的张献忠,早就做好了安排。

在大山之中的时间你问吧长了,张献忠非常明白,在这里作战,不在于军士人数的多少,而在于军士战斗力的强悍,因为补给的困难,军队人数越多,越是处于不利的地位,所以这一次的进攻,他将孱弱的军士放在了最前面,精锐的军士放在了后面,他不会顾及到军士的死伤,就是不间断的展开进攻,让相对孱弱的军士在前面拼命的进攻,而且指挥进攻的是骁勇的李定国,以这些军士的生命,来换取突破的机会。

战斗进行了两个多时辰,接近午时的时候,张献忠拿出了杀手锏。人家不仅笑你背驼

他最为精锐的军士全部出动了。

箭雨瞬间出现,猝不及防的白杆兵和卫所军士瞬间有些混乱了,不少军士中箭倒下,他们绝没有想到流寇遭受了如此重大的伤亡之后,还能够有着如此强悍的战斗力。

惨烈的厮杀再一次开始。

但这个时候,局势出现了逆转,张献忠麾下的军士开始占据优势。

扼守的诸多要地,被张献忠麾下的军士夺过来,白杆兵个卫所军士渐渐的处于不利的地位,伤亡也开始大幅度的增加了。

张献忠有信心打败白杆兵,虽说以前和白杆兵作战,失败很多次,但那都是小规模的作战,他也发现了白杆兵的劣势,那就是缺乏大规模作战的经验,各自为战的时候居多,整体的协调能力不足。

要是面对郑家军,张献忠绝对不敢这样做,要是如此的冲锋,俺们乡下人就不要脸了?”陈金巧越说越冤那就是找死的做法。

张献忠分析准确,抓住了白杆兵的弱点。

战场变得残酷和血腥。

半个时辰过去,缺口已经撕开,白杆兵和卫所军队开始慢慢退守。

满身是血的李定国前来禀报,询问是继续厮杀,还是率领大军朝着梁山方向撤离,张献忠稍稍思索了一下,做出了决定,不沉湎厮杀,迅速朝着梁山防线撤离。

张献忠真正害怕的还是郑家军,若是这个时候郑家军目光不为所察地在麦瑞脸上扫了扫突然杀出来,那他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如今虽然占据了优势,但不可恋战,快速撤离是最为主要的任务。

眼睁睁看着张献忠率领大军撤离,马祥麟毫无办法,白杆兵和卫所军士伤亡惨重,根本无力去追击了,一直到这个时候,马祥麟才想到了母亲来信之中提到的事情,也想到了郑家军送来的情报之中的要求,要求他分段设伏,迟滞张献忠撤离的速度。

郑勋睿提出来这样的要求,其实是要求马祥麟最大限度的迟滞张献忠撤离的速度,等待飞速赶来的郑家军,到时候两军会和,就能够彻底剿灭张献忠了。

可惜这个机会,被马祥麟的自信葬送了。

这难道是天意。(未完待续)